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资讯 > 正文内容

糯米实时电影票房统计

糯米

如果问元旦档什么影片最疯狂,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冒出一个答案——《地球最后的夜晚》。

没错,这部剧情片创造了中国电影史开画的最强纪录。根据糯米电影票房统计,《地球最后的夜晚》上映首日惊人地收入2.1亿元。如果按照猫眼票房的数据,则更是惊人地达到了2.6亿元。2019年跨年怎么过?当然是和爱人一起去看《地球最后的夜晚》啊。

也不知道是哪个宣发团队的鬼才想出来这么一个点子,为中国影史留下了无数个这样的现象——开映前电影票售罄,开场时电影院满座,开场四十分钟观众走了四分之一,散场时还剩四分之一。

散场时观众们从空空荡荡的电影院走出,悄悄地讨论:“那个走十几分钟的长镜头是什么意思啊?”“我哪知道,我都睡着了!”与之对应的,是影厅入场口排着满满队伍的观众等着看下一场。

是的,这种奇异的现象的发生不仅仅体现在观众们的议论纷纷上,还体现着APP们的评分上。《地球最后的夜晚》在创造票房神话的同时还创造了一个影片口碑崩盘神话!影片从开画前的9分以上,在开画后几个小时暴跌到4分出头,并在元旦零点之前成功破4。

截止首日,淘票票8.5万人给出了3.4分的神迹,猫眼更是有近20万人给分在2分及以下,最后平均分为3.5分。

然而,豆瓣的影迷们则无情地打了这些观众的脸:尽管评分也在一路下滑,但首日《地球最后的夜晚》的评分仍为尚可的6.8分。中国的优秀剧情片果然还是没有人懂啊!豆瓣41%的好评率告诉你们不懂要好好学,别看不懂还打差评丢人。

没错!这样的现实绝对是尴尬的。可以毫不客气地说,绝大多数观众就是没有看懂影片在表达什么。但这并不是毕赣的错,他只是在用电影表达自己的想法,且不论是否费解。

不过,豆瓣上41%的人都看懂了是普通观众不上豆瓣还是豆瓣上的观众都去观影了还是怎么滴?一场电影不到30%的观众留存率很令人好奇是怎么打出了40%以上的好评和20%的中评?

皇帝的新衣,或许就是对这种现象完美的注解。

有网友说,这个夜晚太短暂!是的,确实太短暂,我还没睡过瘾,怎么就结束了呢?

平心而论,《地球最后的夜晚》拍出了毕赣自己的想法,影片甚至带有一点实验性质。这位出生于1989年的导演的作品总是带有强有力的魔幻现实主义,令人费解却又让人着迷,他敢于表达自己的想法,个性和风格独树一帜。有人说,他很有贾樟柯的风范。李安也毫不吝啬地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这些都没问题,问题不在他而在于令人迷幻的宣发。能够将这样一部小众影片营销到排片34%,票房59%实在是神迹!但却也一把将毕赣推入了深渊。尤其在无法解释的观众留存率与好评率间的差距,以及公关团队仍然不遗余力的长评好评的情况下,所谓豆瓣文艺精英的强力反智行为真的有点适得其反!

看看网友怎么说:在跨年夜上映某种程度上是逆大众气氛的行为,很少有人愿意在跨年夜丧丧的,所以被大众恶评好像成了“理所应当”?好像成了“想要钱就得承受着”?但这些大众好像并没有清醒的认识到:电影上映的档期与节日气氛没有必然联系;电影的片名与影片类型没有必然联系;电影的营销与电影本身没有必然联系。《地球》预售票房的成功并不是什么中国艺术电影的里程碑,只能代表中国电影观众并没有成熟。一个成熟的普通观众不可能恶评《地球》这样的“真电影”,也不会有在跨年夜去抢购《地球》这样的冲动行为。”到电影院看你这部电影怪我喽?

再看看其他人的评论:“视觉和音乐近乎洗脑,制作精美程度堪称华语顶级。在破碎的时间在人与人、人与自己的内心之间徘徊和重组,黄觉的无数次déjà vu也造成了观众déjà vu,所谓“致幻”大概正是来源于此。 两段式结构依靠3D长镜头区隔,总体来讲比我个人预期高一些:“3D”构建出多重仪式感,其结构性、主题性作用都是比较明显的,并非可有可无;至于“长镜头”,虽然确实有主题层面的必要性,但各个场景之间缺乏内在的诗性的、精神性的关联,这导致后半段看上去更像一场用某种格式封装起来的游戏,一如导演对塔可夫斯基的花式“调用”也显得有些潦草,让宝贵的观影经验未经咀嚼地曝露出来。总体看瑕瑜互见,是年度最宝贵的影院观影体验之一。”

所以为什么观众们在中途离场时静悄悄,在最终散场时也只是窃窃私语,哪里好意思说自己看不懂嘛!尽管他们脸上懵逼的表情已经完全地说明了一切。

其实,我们可以认同导演的想法,和我们不认同他的表现能力这两者之间并不冲突。如果只是以镜头长短来衡量一部影片是否足够优秀,一名导演能否载入史册,那或许监控录像才是最好的作品吧!另外,郭敬明在拍《小时代》时就早已经被圈内人指出,不是把镜头放在那一直拍不关机就叫长镜头!

尽管早期电影的前辈们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希望用电影来表现思想,但其调度能力,情节与思维的融合,气氛与情绪的渲染却并不会有所违和。即便从中国来讲,完全小众的纪录片类型《地球:神奇的一天》也还算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的嘛。

观众可能观影素质还不够高,但是观众的智商毕竟都不傻,还是分得出《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的优劣,更分得出《澳门风云》和《追龙》的不同,如今非逼得大家来穿皇帝的新衣,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扇谁的脸。

玩脱了,和为了“尊严”死撑,是对目前影片评价的最好注解,也确实从另一个层面反映了观众的素质。在好多年前,中国观众可以为一个只有特效的美国好莱坞大片而欢欣鼓舞,如今即便是超级IP,没有足够的剧情支撑和到处是bug也必然被观众挑剔得猪狗不如。

《金蝉脱壳2》《游侠索罗》《环太平洋》乃至前一天上映的《印度暴徒》已经证明了中国观众已经成长地不那么容易被骗,而回到某一个社群则反而要骗自己假装审美高人一等或与社群价值观趋同。这种心理其实也正是当前中国快速发展与强大地背景下国人自负与自卑间的情绪还无法平衡,却也反映出这些观众才是真正的不成熟。

相信有很多人真的喜欢《地球最后的夜晚》,但这与更多人不喜欢《地球最后的夜晚》并不冲突。所以,这部影片暴露出的,其实是中国部分国民的众生相——虚伪、胆怯、自卑、亟需认同并因此而歇斯底里、敏感、脆弱以及需要寻找更高阶人群认同。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离大国自信,国民自强任重而道远。

影片到底好不好?很多人认为真的是好的!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好不好的!就像在皇帝的新衣里,很多人是真相信的,也有很多人是疑惑不已的。只要是内心真实的想法,都没有对错。

只是对于心里“害怕”表达真实想法的那群人来说,真心希望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勇敢地如童话里地小孩指着国王说:“你就是没穿衣服”。

分享给朋友: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